绝命疫苗 第06章 自杀真相

  楚河从包里掏出一台佳能相机。

  他喜欢摄影,平日里多拍自然风景,因为林晓蓉不喜欢拍照片。所以,相册里,林晓蓉照片并不多。

  不曾想,这台佳能相机用来拍人体艺术照,而模特却是林晓茹的闺蜜赵雅丽。

  赵雅丽时而侧卧、时而侧躺、时而端坐…,任凭楚河摆弄不同姿势,拍摄性感十足的照片。

  十几分钟后,楚河装好相机,然后将她抱到客厅椅子上,双腿叉开,后背靠椅,头微微向右倾斜,发丝垂下。

  之后,楚河掏出眼罩,戴在她眼睛上。然后,转身去了厨房,用大碗装满冷水,直接泼到她的脸上。

  冷水冲面,赵雅丽冷不防打了一个哆嗦,惊醒过来。可当她意识恢复时,才发现自己身体被绳子捆绑,眼睛被东西蒙住,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上。想要哭喊救命,却发现叫不出声来。

  她隐约记得,在开门那一刹那,被人从后面抱住,用毛巾捂住了嘴巴。

  过了好一会,赵雅丽才缓过神来,低声哀求道:“求你,放过我,放过我。”。

  楚河坐在她跟前,按下录音笔,问道:“你想活?”

  赵雅丽哀求道:“只要你不杀我,我什么都答应你。”

  楚河沉吟片刻,道:“你认识林晓蓉?”

  一听到林晓蓉三个字,赵雅丽整个人呆住了。过了好一会,她才颤巍巍道:“认识。但不是太熟。”

  话音才落,楚河“啪啪啪”就是几个耳光,怒喝道:“说实话。”

  赵雅丽吓的六神无主,哭泣道:“我说,我说。她是我高中同学,我们很熟。”

  楚河继续问道:“她自杀了,你知道吗?”

  赵雅丽惊恐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楚河突然加重语气,道:“再说一遍。”

  赵雅丽急忙改口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她被人强奸了。”

  听到“强奸”二字,楚河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,原先设想终于得到印证。

  楚河目露凶光,恶狠狠问道:“是谁做的?”

  赵雅丽惊慌道:“不能说,不能说,说了我会死的。”

  楚河冷笑道:“你现在不说,就能活吗?”

  说完,楚河掏出匕首,用刀尖触碰到她的右脸颊。冰凉的刀尖让赵雅丽全身打哆嗦。她是个爱美的女人,如果脸上有一条刀疤,那简直生不如死。

  “我说,我说。是王平,是王平叫我做的。他说他的一个好哥们赵崇志想找个漂亮护士聊聊天。王平知道我和晓蓉的关系,就让我把晓蓉约出来。刚开始我不肯,后来他告诉我,那个姓赵的非常有钱。如果这件事办成了,答应送我一个LV全球限量版的包包。于是,我就,我就答应了。”

  楚河冷笑道:“你就为一个包,就把你闺蜜卖了?”

  赵雅丽惊恐解释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,他们会这样对待晓蓉。我以为就是喝喝酒、聊聊天。没想到,王平他们偷偷在饮料里下了药。等我醒来时,发现自己和王平躺在酒店床上。没多久,赵崇志就把晓蓉送了过来,然后警告我说就当没看见。要不然,就别想见到明天太阳。”

  楚河极力控制着情绪,沉声问道:“那后来呢?”

  赵雅丽哭泣道:“后来,晓蓉告诉我,她被人强奸了,浑身都是伤。而且,还被人拍了裸照和视频,威胁她不要报警,也不要告诉其他人。否则,就把照片和视频寄给单位领导和同事,还会在网上发布。我想,晓蓉承受不住,才选择自杀。”

  说到这,赵雅丽失声痛哭。如果她知道王平包藏祸心,断不会把林晓蓉往火坑里堆。虽然她心里非常愧疚,但出于恐惧,她不敢把事实真相告诉警察。

  心在滴血,怒火冲天而起。手中匕首微微颤抖,他很想直接扎进她的胸膛,手刃眼前这个爱慕虚荣的臭婊子。

  但真凶还在逍遥法外,现在杀了赵雅丽,打草惊蛇不说,自己也逃不掉法律制裁,那血海深仇就更没法报了。

  想通这点,楚河压制满清仇恨,冷声问道:“林晓蓉的男朋友知道这个事吗?”

  赵雅丽愣住了片刻,她一直以为眼前这个男人是林晓茹的男朋友,要不然又怎会问她这些事情。

  可突然来了这么一句,赵雅丽有些犯糊涂,再加上过于恐惧,便不自觉把他当成暗恋林晓蓉的陌生男人。

  “他应该不知道。晓蓉那几天都没有跟他见面,是我陪在她身边。她自杀那天,正好晓蓉妹妹林晓茹从学校回来看她。所以,她男朋友也是在医院抢救时看到她的。而且…”

  赵雅丽突然停了下来,没有继续往下说。

  楚河已经猜到后面事情,继续追问道:“而且什么?”

  赵雅丽支支吾吾道:“他们得到消息后,便安排人将晓蓉的尸体直接运到火葬场火化,这样她男朋友就不会发现她身上的伤痕,也就不会怀疑晓蓉自杀另有隐情。”

  “还有,王平说,赵家势力很大,市政府、公安局、检察院都有关系。这种事情,即便暴露了,他们也能摆平。所以,我就更害怕,害怕他们杀我灭口。所以,我什么都不敢说。你就放过我吧。”

  楚河不顾她的哀求,继续问道:“王平和赵崇志是什么人?”

  赵雅丽如实道:“王平是县农行王行长的亲侄子。听王平说,赵崇志是东泽首富赵树阳的儿子。他们家族企业做的很大,连小孩子打的疫苗他们都做。”

  赵树阳?

  不正是东泽元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。而他之前暗中调查的那批不合格疫苗,正是从元峰生物采购的。

  赵雅丽继续哀求道:“这位大哥,我该说的都说了,你就行行好,放过我吧。只要你放过我,让我做什么可以。我现在浑身好难受,帮我解开绳子,好吗?”

  楚河见目的达到,也不再继续追问,从包里掏出鸭舌帽和口罩戴上,背上双肩包,走到她身后,俯下身来,在她右耳边低声道:“我不杀你。不过,你要替我做些事。”

  赵雅丽急忙应允道:“只要不杀我,干什么都行。”

  楚河冷冷道:“如果赵崇志要杀你,我一定会在他之前找到你,让你生不如死。所以,今晚发生的事,你记在心里就好。至于要你做什么,我会再来找你。记住,你欠林晓蓉一条命,而你的命只能属于她。”

  说完,楚河解开绳索,便离开房屋。

  当赵雅丽听到关门的声音时,提到嗓子眼的小心脏这才落了下来。她费力拿下眼罩,身子骨软弱无力,浑身虚脱,慢慢从椅子上滑到地板上,娇躯冷不丁微颤几下。

  算是劫后余生,但今后生活也只能活在恐惧和阴影当中。

  她想起与林晓蓉曾经的点滴,再想到林晓蓉当下悲惨结局。这一切都源于贪婪、爱慕虚荣,让自己落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  赵雅丽抱头痛哭。

  本文已获作者“剑思文”授权刊登发表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  本书作者“剑思文”新书《我真不是谪仙人》更新中,欢迎阅读。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;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;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... 有人说,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。楚逸满脸无辜,我真不是谪仙人。 书友群:946096862。凭收藏领一元红包。入群福利:炒股建议和过节红包。

信息来源:zbapk.com

直播apk微信公众号
微信公众号
搜索或扫描并关注微信公众号“直播apk”,获取更多内容。
扫一扫在手机上打开本站

扫一扫在手机上打开本站

更多绝命疫苗
推荐专题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

皖ICP备20013962号

©2020 zbapk.com

QQ:273586453
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