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命疫苗 第31章 不欢而散

  对于这次提拔,楚河虽感到惊讶,但也在预料之中。他惊讶的是提拔来的太快,有点措手不及。提拔越快,将会增加他选择的困难。

  对于权力的渴望,在他内心深处与日俱增。只不过,期间生太多事情,暂时掩藏起来。如今提拔,权力欲望突然变得强烈起来。

  有赵家在背后运作,这次是副科,紧接着就是正科。在过两三年必然是副处,然后是正处。正处,是每个公务员梦寐以求的级别,这里将会决定一个人在官场上能否平步青云,直上云霄。

  对他来说,提拔路径不会改变,改变只是时间。

  就在处于现实与梦想之间时,李颜菁的一句话让他突然惊醒:赵树阳不会在这个时候帮你运作,要做也是等到孩子出生之后。

  楚河清楚,李颜菁对赵树阳的秉性太了解。所以,当她说完这句话时,他突然意识到这次提拔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,而是别有预谋的一次运作。

  如果不是赵树阳干预,那么赵家能够对李泽泉产生重大影响的只有赵崇志。如果是赵崇志,那么孙艳晴就必然参与其中。

  “又是这个女人。”楚河心中嘀咕道。

  可令他不解的是,孙艳晴为什么要这么做?

  孙艳晴先是“借刀杀人”,利用李泽泉逼迫自己。此计不成,又用“流言蜚语”,利用家里人逼迫自己,依然没有达到目的。按这个套路来,孙艳晴就应该跟《白雪公主》里的皇后那样,想出各种毒计弄死白雪公主。

  可如今,套路大反转。先是提拔,再是宴请,遇到这样的对手,楚河想想都头疼。都说女人心海底针,这做起来事来也让人抓狂。不仅出手狠毒,而且手段百出,防不胜防。

  但不得不承认,孙艳晴是个可怕强劲的对手,不得不拿出十二分心思来应对。稍有不慎,便会功亏一篑。

  周六上午十点半,楚河和李颜菁前往约定地点赴宴。车子在一处仿古建筑门前停了下来,大门上挂着略显沧桑的金色牌匾。牌匾上刻有三个楷体字:漱芳斋,字体结构端正,笔墨酣畅,苍劲有力。

  楚河打趣道:“这不会是小燕子住的那个漱芳斋吧?”

  李颜菁不咸不淡道:“小燕子倒是没有,晴格格倒是在里面等你呢。”

  楚河疑惑望向她,不解道:“哪个晴格格?”

  话音方落,就见一个带着墨镜女人朝他们走了过来。

  李颜菁目光望向她,道:“就是她喽!”这个人正是孙艳晴。

  楚河顺着她的目光,望向从未谋面但已交手数次的孙艳晴。

  黑色贴身连体吊带,完美贴合曲线,再搭配白色挺括的卷边阔腿裤,以及黑色高跟鞋,这种黑白搭配,非常默契地将优雅气场展露出来。

  “非黑即白,果然是个强势女人。”楚河心中暗忖道。但不得不承认,孙艳晴是那种职场气质型大美女,走在哪里都发亮发光。

  孙艳晴走到李颜菁跟前,摘下墨镜,笑靥如花,柔声道:“菁菁,几日不见,你可是越来越美了喽。我要是男人,定把你这个大美人娶回家。”说话时,她的目光始终落在李颜菁腹部。

  虽说孙艳晴是赵崇志的老婆,但李颜菁对这个女人并不那么讨厌,更多的是同情,以及那种天高云淡的淡然。

  孙艳晴是南大商学院高材生。曾在某上市公司任职,后嫁给赵崇志,做起全职太太。虽说衣食无忧,可对一个女人来说,嫁给赵崇志这样的男人,生活也将无比黑暗。

  但在李颜菁记忆中,孙艳晴从未做过任何出格之事,恪守妇道不说,对其赵家也是极力维护。所以,赵树阳对这个儿媳甚是满意,曾有意让她进入家族公司担任高管,但最后没有下文。

  “晴姐姐,这话说的不对。即便你是男人,我也有老公,你已经没机会了。”李颜菁针锋相对。

  孙艳晴微微一笑,扭头望向楚河,上下打量道:“我一直在想,到底什么样男人能够拿下我们家菁菁?今日一见,确实隐藏够深,我竟然看不出来。”

  李颜菁听不出这话中之意,可楚河心里明白的很。

  “晴姐,您好。我是楚河,菁菁的老公,很高兴见到您。”楚河出于礼貌,伸出右手。

  孙艳菁嫣然一笑,对着李颜菁道:“菁菁,我前几天才从法国回来,对法国人的礼节特别感兴趣。你要是不介意,我就跟你老公来个法国贴面礼。”

  李颜菁冷冷甩了两个字:“随便。”

  孙艳晴笑道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楚河还不清楚要发生什么事情,就见孙艳晴将脸贴到他右脸颊,轻轻触碰一下,然后转到左脸颊触碰一下,嘴里还同时发出“啵啵”的声音。

  声音有些大,站在一旁李颜菁听的非常清晰,秀眉不禁邹了起来。如果不事先说清楚是贴面礼,还以为孙艳晴当众挑逗楚河。

  就在楚河神情准备放松时,孙艳晴突然在他耳边低声说道:“明晚10点、新绣民宿、203房间,不见不散。”

  孙艳晴用余光瞟了他几眼,然后搂着李颜菁胳膊走进大院。楚河呆如木鸡,竟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  楚河走进大院,眼前豁然开朗。亭台楼阁,花团锦簇,各景相得益彰。更令他惊愕的是,服务员都是一溜水的妙龄美女。一袭盛唐宫廷古装,酥胸半露、腰肢轻扭、莲步轻移,人与景相融,让人目不暇接,流连忘返。

  孙艳晴和李颜菁走在前面,二女有说有笑,关系看似亲密无间,如同姐妹。

  楚河拎包走在后面,望着二女倩影,内心深处不得不感叹,有钱人生活让你无法想象。

  服务员将他们带到一处雅间。

  里面陈设古色古香,极为讲究。不多时,一个瓜子脸的美女走了进来,先是请了个万福,然后在古筝前缓缓落座。手指轻弹,丝竹声起,顿时让人忘记身外烦恼。

  孙艳晴坐在主陪位置,李颜菁在她右下方落座,楚河本要挨着李颜菁坐的,却被孙艳晴硬拉到她的左下方落座。

  主宾位置,泾渭分明。

  可令楚河疑虑的是,赵崇志尚未露面。再想起,方才耳边私语,深夜私会酒店,着实猜不透这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

  主宾落座。

  孙艳晴端起茶杯,款款笑道:“这是正宗的西湖龙井茶,好不容易从老爷子那边弄来的,你们尝尝。”

  李颜菁不喜喝茶,浅尝辄止。楚河毫不客气,喝了几口,口感果然不同凡响。这西湖龙井,街边茶叶铺按斤称,可正宗西湖龙井有价无市,比黄金还要珍贵。

  耳听丝竹,口尝龙井,佳人相伴,不枉此行。

  孙艳晴放下茶杯,歉意道:“菁菁,你们事情我听你哥说了,你们能走到一起,我真的很开心。所以,我就跟你哥商量,想请你们吃个饭,表示庆贺。原本你哥今天是要来的,但临时被老爷子安排去了外地,赶不过来。今儿就由嫂子我给妹妹和妹夫接风洗尘。”

  楚河听到暗自佩服,这话说的滴水不漏,听的也有如沐春风之感。

  李颜菁浅笑道:“晴姐姐费心了。这顿饭吃的,我都心疼了。这顿饭钱,都不知道能买多少尿不湿和奶粉?”

  楚河差点没把嘴里嚼碎的糕点喷出来。这话说的,简直诛心呀,太不给面子。

  孙艳晴不以为意,笑道:“妹妹大可放心。我这做舅妈的这点小钱还是出的起。再说,这不是有妹夫在嘛。”

  孙艳晴立马把枪头转向楚河,淡然道:“我说妹夫,我们家菁菁心比天高,你是怎么追到手的?莫不是打着汇报工作的幌子,搞办公室恋情?我可听说,你们单位是不允许搞的。”

  楚河心中微微一颤,心想这女人真不是省油的灯,哪壶不开提哪壶。李颜菁眉头微皱,神情不悦,但又不好发作。

  楚河笑了笑道:“规则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既然单位明文规定不允许,那我就辞职下海就是。”

  孙艳晴“哦”了一声,道:“你要是辞职下海,谁来挣钱养家?再说,菁菁都有身孕,也经不起这般折腾呀。与其如此,倒不如菁菁全职在家,你留在单位,岂不是更好。”

  话说到这份上,楚河突然明白这次提拔副科的真正目的。原来,孙艳晴真正目的就是让自己留在体系内,而不是辞职进入赵家企业。

  孙艳晴心里明白,有赵树阳背后撑腰,想要拆散他们已经不可能。既然如此,那唯一能做的就是阻止楚河进入赵家,染指赵家产业。

  楚河叹了几声,意味深长道:“这在机关吧,确实挺好的。但是,赚不了什么钱。要是想捞钱,就得做不合法的事。这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这要做了亏心事,还不整天提心吊胆,对菁菁更不好。不瞒晴姐,我这几天都在找好项目,准备跟几个哥们准备创业。顺便,还能在家照顾菁菁。”

  李颜菁双目放光,含情脉脉地注视楚河,抱之微笑。她没想到,如此刁钻问题竟被他轻描淡写划过去。

  孙艳晴一时语塞。不过,她确认了一件事,就是楚河要辞职。有李颜菁肚子孩子做护身符,赵树阳极有可能将他安排在家族企业。这是赵崇志最不愿意看到的,也是她必须要阻止的事。

  一想到孩子,孙艳晴眼中闪过浓浓哀伤。她到死都不会忘记那件让她刻骨铭心、永不释怀的痛哭经历。

  如果不发生那件事,此时的她,应该也是孩子的妈妈。

  不知何时,她左手大拇指的指甲抠入大腿滑嫩肌肤,隐隐泛出血迹,但她对疼痛无动于家,脸上神色如故。

  短暂陷入黑暗记忆旋涡后,孙艳晴恢复了理智。

  对她来说,如何阻止楚河进入赵家,是当务之急。但通过体制权力的束缚虽然能起到成效,但运作周期太长。要知道,干部提拔不是一锤子买卖交易,谈妥了就可以成交,而要经过组织程序。否则,会有后遗症,容易给政敌抓住把柄。

  如今,提拔至科级,那是比较好操作的事。但再往上走,那就需要动用更强大力量,随之付出代价也很大。

  主菜上桌后,孙艳晴没有再发起主动攻击,聊起国外旅行的一些有趣经历,氛围算是不错。

  可就在楚河以为风平浪静时,孙艳晴借题发挥,突然向楚河发难,问道:“对了妹夫,你认识菁菁之前,还谈过恋爱?”

  这个话题一抛出,两个人顿时愣住了。对于楚河情感经历,李颜菁不知道。虽然有几次想要问,但话到嘴边又咽回去。他们本身就没有感情的协议结婚,由何必知晓他过往情感经历。再加上,楚河也未问过她的往事经历。

  过往云烟,彼此心照不宣。

  楚河脸上泛出些许哀伤,沉声道:“谈过。”他心里清楚,孙艳晴早已对他情况掌握的比较清楚。与其掩盖,还不如如实道来。

  孙艳晴见他神情痛楚,追问道:“看来这段感情对你伤害很大。”

  楚河目光原本望向手中的杯子,待他听到这句话后,目光望向孙艳晴,沉声道:“她自杀了。”

  李颜菁娇躯微颤,不可置信地望向他。孙艳晴被他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,想要避开他的视线,但此时若主动退却,这场交锋也就再次失利。

  房间内气氛突然变得很微妙。

  李颜菁望着楚河,楚河与孙艳晴彼此对望,谁也没有开口打破此时的沉默。

  李颜菁突然感到一阵疲惫,小声道:“我累了,回去吧。”

  说完,拎起自己的小包,起身离开包间。

  楚河起身,对着孙艳晴小声道:“不见不散。”

  此时,偌大雅间,只剩下孙艳晴。她呆坐在那,面无表情,之前锐气消失殆尽,取而代之的是孤独、落寞、悲凉。可转瞬之间,一抹厉色,如花朵盛开。

  失去的,总要拿回来。

  本文已获作者“剑思文”授权刊登发表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  本书作者“剑思文”新书《我真不是谪仙人》更新中,欢迎阅读。他是南唐书院最年轻院长;是南唐女帝最年轻宰相;是玄门联手诛杀剑仙... 有人说,他是传说中的谪仙人。楚逸满脸无辜,我真不是谪仙人。

信息来源:直播apk

直播apk微信公众号
微信公众号
搜索或扫描并关注微信公众号“直播apk”,获取更多内容。
扫一扫在手机上打开本站

扫一扫在手机上打开本站

更多绝命疫苗
推荐专题



皖ICP备20013962号

©2020 zbapk.com

QQ:273586453

'); })();